找回密码
 加入天使|Join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1384|回复: 1

[16.04.11] 娜拉是个好姑娘 (转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11 20:35: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笨鸟 于 2016-4-11 20:38 编辑


娜拉是个好姑娘

文/吕伟明


    2015年深秋,当北京的晚风开始见凉的时候,几个海内外好友在北京碰头,突发奇想,要从中国历史服饰中寻找素材和灵感,创造自己的服装品牌。然后,他们建了一个微信群讨论品牌名字,啰里啰嗦讨论了大半个月,最后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帮着一锤定音。此后,便各有各的忙碌。因为这个品牌涉及国际合作内容,又是两岸炎黄子孙的文化结晶,我在北京又有近水楼台之便,便轻而易举地拥有了一些尊贵长者的支持。鱼虽然还不知道在哪儿游,网可是撒得够大了。不过,一个服装品牌总要找一个代言人,找谁代言合适呢?趁着对好友的品牌有发言权,我童心大起,找了一个大师朋友假公济私,询问何种条件的人对我一生有所裨益,大师问了我的生辰八字,半个小时后给我回复,说是鸡年双鱼座的人最符合。我便给秘书打电话,吩咐他筛选一个鸡年双鱼座的女星,必须形象美丽、气质典雅,当然最好有一定的影响力。第二天一早,秘书给了我一个陌生的名字:张娜拉。并且注明,符合条件的只有她一个。
    张娜拉是谁?我像看着一个天外来客一般看着这张纸条。后来我才知道,不是她名气小,而是我孤陋寡闻。张娜拉在中国、韩国乃至全亚洲地区都是知名度极高的女星。她2001年以歌手身份踏入演艺圈的时候,正是我冗务缠身,分身乏术,不得不解散剑犁社的那一年;当她2004年将工作重心转移到中国之后,恰恰是我人生中焦头烂额的一段日子。等到我从收入分配改革、公司法适用等等角度入手,将中国改革条分缕析,渐渐成一家之言以后,八小时内外的时间都被占满了,连看电视的闲暇都没有。我和张娜拉,就像是生活在两个不同世界的人,怎么可能会有交集?然而,一切都在2015年底改变了。因为在这个世上,根本没有不可能的事。
    当我知道了有张娜拉这个人,便有意识地去看她的作品。她用汉语演绎的电影《一起飞》十分有趣,她的中国古装剧《刁蛮公主》活泼可爱,而她主演的《命中注定我爱你》则是我生平第一次看完全集的韩国电视剧,夜深人静之时,被虐心的剧情触动了软肋,引得泪流满面。连我自己都惊讶,在经历了人生中几乎所有的桥段,心境变得天高云淡的时候,居然还会哭。后来,我与张娜拉面对面地聊起这部作品,还情不自禁地埋怨剧本有漏洞:人生短暂,将两个相爱的人故意分开三年,相互之间不闻不问,根本不合逻辑。

    因为找张娜拉是为好友品牌代言,所以我必须负责任地搜集尽可能多的关于她的信息,从而注意到发生在2009年的所谓“圈钱门”事件。我有点纳闷儿,便看了所涉及的那一期韩国综艺节目的视频,不过是一档有许多女星参加的娱乐节目,每个人都被要求说一件趣事。张娜拉说的是她父亲用光所有积蓄拍电影,制作经费一紧张,她就到中国演出帮助筹措制作经费。这些内容在我看来并没有笑点,当时娜拉深受中国观众喜爱,商演活动频繁,而她偏偏又生在一个艺术世家,张爸也是韩国著名演员,如果不是因为被艺术家的浪漫气质所左右,张爸也不会不计血本地去投拍艺术电影《天空与海洋》,张娜拉因此在节目里的小黑板上写下“救救我们家”的字样。本来综艺节目导演组故意找一些噱头是为突出喜剧效果,谁知这个插科打诨的片段被一些中国媒体曲解为“到中国来圈钱”,以致在中国掀起轩然大波。
    现在回头看看当时中国媒体的所作所为,是不是有煽风点火的嫌疑呢?很明显中国的个别媒体当时是居心不良的,“圈钱论”的横空出世与网络媒体靠标题渲染增加点击率不无关联。冯小刚的电影《大腕》里有一段经典台词:“想靠电子商务挣钱的那都是糊涂蛋,网站就得拿钱砸,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啊。高薪聘几个骂人的枪手。再找几个文化名人当靶子,谁火就灭谁。网站靠什么呀?靠的就是点击率啊!点击率上去了,下家(网站买家)跟着就来了……”张娜拉就是这样被无底线的个别媒体当成了靶子,后面的跟风者不辨真伪,纷纷落井下石,立刻把她推向了社会舆论的风口浪尖。一夜之间,一个洋溢着阳光般笑容的韩国女孩被中国媒体群起而攻之,没有人出来仗义执言,于是白的变成了黑的,假的变成了真的,在一边倒的舆论面前,所有辩解都苍白无力。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天使|Join

x
 楼主| 发表于 2016-4-11 20:36: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笨鸟 于 2016-4-11 20:39 编辑

   “圈钱门”事件六年后,我见到张爸和娜拉,我把自己的结论告诉他们:“你们当时根本没有必要道歉。”近三十年来,中国社会思想开始走向多元化,然而始终飘荡着一股戾气,这股戾气通过盲目仇富或盲目排外的形式发泄出来,仇富的人认为所有富裕阶层的收入都是不干净的,排外的人认为中国是唯一的文明古国,老祖宗的东西岂是蛮夷所能比肩?当这种狭隘的心理日积月累,仇富派渐渐有了“造反有理”的能量,排外派渐渐有了“闭关锁国”的倾向。而他们的共同点,都是看别人不顺眼,丝毫没有自我批评的意识,所以他们说话越来越不经过大脑,他们的理论越来越经不起推敲。比如某作家曾出了一本杂文集,专门嘲讽文化名流,其中有篇《一颗酸葡萄》抨击的是当时炙手可热的畅销书《中国可以说不》,文中写道:“本书公布的资料性文字似乎也有不少疑点。如说美国在古巴驻海军1900人,驻海军陆战队6500人……谁都知道,古巴与美国是敌对关系,怎么会让其在自己领土上驻几千人的兵力。……也许作者说这是情急时的疏忽,起码也暴露了这本书是有粗制滥造之嫌的。”作者振振有词,却浑然不知美国在古巴还有一个根据1901年《普拉特修正案》占据的关塔那摩军事基地。
    我很悲哀,仇富也好,排外也罢,若这些连自己都拿捏不稳的情绪上升到更高的层面,极容易锻造成民粹主义。到那时,不同阶层、不同民族、不同人群之间恶言相向,势同水火,社会的安定繁荣便会成为镜花水月。最近几年,不时和一些部委的朋友聊起类似的话题,通常会集中于一个论断:既然要做“负责任的大国”,就应该把国人努力培养成“负责任的国民”。对一个给中国观众带来欢乐的韩国女孩口诛笔伐,这与一个大国国民的身份是不相称的。只有视韩国为新罗,视日本为东瀛,以开放的胸怀兼收并蓄,中国才能重新唤醒盛唐雄心。难道不是吗?如果说所谓的“圈钱门”事件的出现,是中国仇富和排外两股势力作祟,那张娜拉绝不会是唯一的受害者。而仇富和排外的动机,则是全面否定中国改革开放的初衷。因为实事求是地讲,韩国艺人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天神,他们也要安身立命,演艺事业也是谋生手段,他们在中国受到欢迎,拿到报酬是天经地义的,是符合“按劳分配”的改革原则的。如果连这一点都不能包容,那只能说明中国当代连一千四百年前的大唐时代都远远不如。大唐时代并不是中国军力最强悍的时期,却能让万邦来朝,天下归心,甚至吸引来自高句丽的高仙芝和来自百济的黑齿常之做了唐军将领,为中国肝脑涂地。试问一句:如果唐朝排外,还会有盛世出现吗?在一千四百年后,中国人不仅连“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觉悟都没有,更别提什么开放胸怀、大国气度了。于是,表现在文化生态方面,国人犬儒化越来越显著,追腥逐臭成为时尚;表现在国际交往方面,中国对周边国家的文化影响力日渐衰微,一直无法复制当年世界各国对盛唐一致推崇的文化认同感。
    当了解这些情况之后,我就安排人去与韩国方面接洽,并很快与张爸见面。张爸年过花甲,已垂垂老矣,但对中国的热爱溢于言表,他不止一次地解释娜拉2009年在节目里说的话根本不是中国媒体曲解的那个意思,我颔首一笑,劝慰老人:我都知道了。那次会面后不久,娜拉的助理问能否帮忙恢复新浪微博,娜拉当年返回韩国后伤心欲绝,很长一段时间锁在家里,不肯与外人交流,原先协助维护微博的中国助理于2013年离职,新浪微博就此停止更新。等到娜拉完全从阴影中走出来,才发现自己连微博密码都不知道。于是在2016年1月中旬,我找朋友把来龙去脉告知新浪微博,按照他们的要求提交了所需证件,最后打发公安部的友人直接去了新浪微博总部陈情,使娜拉的新浪微博得以正常使用。在工作的间隙,我也不时到她的微博上去看一下,看到娜拉依然被中国观众怀念和追捧,便感觉很欣慰。
    尽管早有思想准备,当我第一次见到娜拉本人的时候,她的美丽还是引起了餐厅不小的骚动,甚至连服务生都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从那一天起,我就做了娜拉的中国欧巴。做为见面礼,我送给这个韩国义妹一堆生日礼物,她像个十几岁的小女孩儿,拿着小鸟闹钟爱不释手,我忍不住插嘴:“这是这堆礼物里最便宜的,你再瞧瞧别的。”她又把黄梨木小猪放在手心,把它转了一圈儿,指着后面的猪尾巴叽里咕噜地不知跟张爸说什么。离开中国的这几年,娜拉的汉语水平退步了不少,但她冰雪聪明,我说的话她能听得懂,我告诉她将来不用再怕个别媒体断章取义,谁要是故意欺负我的义妹,在中国大陆肯定是会倒霉的。我问娜拉的恐高症好些没有,张爸说还有一点儿,我就把一枚幸福安康金币送给娜拉,正面有持朝笏的中国神仙和捧寿桃的金童,娜拉端详许久,居然问我那个捧寿桃的是不是一只猴子。那一天,聊了许多上下五千年的事儿,不知不觉几个小时就这么过去了。娜拉拍戏刚刚结束,体力尚未恢复,腰部剧痛,连走路都困难,我亲自搀扶着她一步一个台阶走下楼,不时提醒她慢着点儿。谁知刚一出门,大堂经理和保安都纷纷围上来要求与娜拉合影,我虽然护犊心切,但考虑到娜拉的公众形象,只好隐忍。三周后,娜拉飞到香港休假,或许是因为有中国神仙护佑,果真起到了对恐高症的安抚作用。
    娜拉是一个纯净如水的姑娘,她的心灵仿佛始终停止在十几岁的时段,在一起吃饭,她不时摸摸张爸的肚腩,说张爸有点儿胖,又摸摸张爸的脸颊,说张爸什么化妆品都不需要了。我看着他们父女俩斗嘴,不禁有点儿目眩神驰,或许等若干年后我家米茶长大,也会和今天的娜拉一样可爱吧。后来,我指着和娜拉的合影问米茶:姑姑漂亮不?米茶认真地看了一会儿,竟然红晕满腮,羞涩地答:漂亮。又问:将来你长大了和姑姑一样漂亮好不好?这次她倒是异常迅速地点点头:嗯!

    和娜拉见面的那一天,我在朋友圈发了几张合影,通知全国各地的朋友将来照拂我的义妹,谁知意外收到400多条来自天南地北的回复,他们异口同声地嫌我发福太快,迫使我不得不在时隔数年后再次光顾健身中心。清明节前,我参加某个会议,第一次旗帜鲜明地建议放弃以意识形态划线的立场,支持南北韩统一,指出一个繁荣、富庶、民主、自由的朝鲜半岛是中国之福,更是世界之福,更何况未来统一的朝鲜半岛肯定需要一条纵贯南北的中国承建的高铁。会后,某将军意味深长地对我说:“做个欧巴也不容易呀!是不是担心半岛会有战事啊?”我看看他,答道:“我倒是放心南方,反而不放心北方,因为狗急跳墙的永远是走投无路的那一方。”
    最近一年来,我心里反复有一个问题,不断在推演答案:中国强大首先要迈的坎儿应该是中国人自己的心理障碍,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国始终处在“一统就死,一放就乱”的两极化思维模式笼罩之下。政府决策层面如此,普罗大众的心态也是如此,当禁忌越来越多,社会包容度越来越差,每个中国人都不会感到幸福。话说回来,中国如果连一点儿文化自信都没有,没有底气与世界潮流接轨,那就证明虽然早已站起来了,但在心理上也仍然是缺钙的东亚病夫。一千四百年前,新罗的高丽乐在大唐王朝流行一时,谁也没听说过唐朝国民拒人于千里之外。反倒是一千四百年后,由于韩剧魅力四射的热度反衬出中国价值思想的凝结,中国人已经失去了大唐盛世时胸怀四海的人生理想。在理想主义蒙尘之后,国民素质江河日下,欺凌一个像娜拉这样的弱女子已经是见惯不惊的事情了。只是有良心的中国人都应该反思:虽然娜拉驻颜有术,但毕竟把最好的时光都留给了中国,而我们中国是不是对得起她?

                                                                                                                                         2016年4月11日14点30分


相关链接:http://weibo.com/p/2304184ba0fb0b0102wr61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天使|Join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天使|Join

本版积分规则

邮件订阅|小黑屋|手机版|无图版|关于我们|天使张娜拉 ( 粤ICP备13023283号 )

GMT+8, 2019-12-10 00:26 , Processed in 0.037322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